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活动 > 书香绿健

书香绿健
善待一棵桑树
发布时间:2020/6/10 14:06:10      点击次数:872

作者:修丽红

“陌上柔桑破嫩芽,东邻蚕种已生些”,这是自然界的法则。喧嚣的城市,却已很难再寻到一棵桑树的踪迹。

眼前的这棵桑树,瘦而高,夹杂在小区花坛边的树丛里,并不引人注目。桑树的叶子小且嫩绿,枝条伸出老长老长,似乎还在一直长。“唉,这是春天”,我对桑树说。风来了,桑树不语,在风中不语。

记得孩童时,我们每个人都有着养蚕的经历。形状各异的小纸盒,里面铺满了绿油油的桑叶,蚕就藏在里面幸福的生活。那时的桑叶较多,门前屋后,多姿的桑树摇曳着喜欣切切,蚕们有吃有喝,健壮得很,安然惬意,悠哉游哉。如今,桑树在城市里孤独无望的存在着,养蚕活动却依然在小孩子们中间流传不衰。

春光里的这棵桑树,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命运,它似乎不想努力萌芽,不想尽快被发现,不想经历去年的那场浩劫:凡是人能接近的树枝,全部被掳掠一空,树底下散落一地残损的枝条。高处的叶子孤零零的随风晃动。更有甚者,找来长长带铁钩的竹竿,在树杈间扭来别去,最高处的几片桑树叶,也被赶尽杀绝。这难道就是一棵桑树存在于城市中的意义?心疼一棵桑树!

深深的巷,旧旧的街,斑驳的老墙,自由伸展的绿篱尽头,就是阿婆的院落,还有院落门口的那棵老桑树。老街里的阿婆是寂寞的,却因了这棵桑树变得明媚起来。

黑色的蚕壳悄悄变白,小蚕们一副“嗷嗷待哺”的样子。老街里的娃娃们就叩响了阿婆的院门,稚嫩的吆喝着“阿婆,阿婆,蚕宝宝要吃饭哩”。阿婆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儿,从院角抽出一根细竹竿,轻轻拍打桑树枝的尾部,黄绿色的叶子,嫩嫩的闪着油光飘落下来,小院里传出孩子们欢快的笑声。

桑葚成熟的季节,小院又热闹起来。阿婆踮起她的一双小脚,搬来小木梯,颤颤巍巍的爬到桑树上摘桑葚。娃娃们仰着脖子,咽着口水,在桑树下焦急的等待。阿婆从树上下来,递来一篮紫红色的桑葚,不等阿婆端出水桶来清洗,我们就争抢着往嘴里塞了。不一会儿,娃娃们举着紫色的小手,仰着紫色的鬼脸如同朵朵盛开的熏衣草冲着阿婆笑……阿婆端出来的水,没洗桑葚,最后洗了娃娃们的手和嘴。想念一棵桑树!

在无锡郊外,曾偶遇过一片桑林。山沟沟,田地间,碧绿纵横交错。站在林间,抬头仰望,桑叶自上而下,颜色极为丰富:枝头新出的是嫩黄的,往下两三片染了一些绿,五六片时就是赏心悦目的黄绿了,再往下是翠绿,深绿和墨绿。“百度一下”得知,传说中轩辕黄帝的妻子螺祖发明了养蚕,有蚕必有桑。古代,人们喜欢在住宅周围栽植桑树。《孟子》曰:五亩之宅,树之以桑,五十者可以衣帛矣。桑树叶可以用来治病,桑树皮可以用来造纸,桑葚还可以用来酿酒,桑树浑身都是宝呀。赞赏一棵桑树!

“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”,描绘了桑叶在春天里新鲜润泽的样子;“秦氏有好女,自名为罗敷。罗敷喜桑蚕,采桑城南隅”,勾画了一个勤劳女子在桑树下劳作的动人身影;老朋友相聚,则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”……

维桑与梓,必恭敬止

桑梓之地,父母之邦

善待一棵桑树,可好?善待绿色若何?


您感兴趣的新闻
上一条:灭鼠轶事
下一条:心如莲花 一路芬芳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