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活动 > 书香绿健

书香绿健
路(党政办 周继辉)
发布时间:2020/5/7 14:16:43      点击次数:781

作者:党政办 周继辉

庭院深深,天高如井,梧桐高立,秋蝉低鸣。明朗的阳光透过树叶轻洒而下,清风拂过,斑驳的叶影显得迷离晃眼。抬眼望去,五楼窗内端坐一人,伏案而作,此人人称大老刘,今年三十五六岁,中等身材,四方脸,高鼻梁,黑边眼镜下剑眉上挑透出一股倔强,是一名自由撰稿人,酷爱文学,以写文章挣稿费为营生。今天他收获两件喜事:一件是大清早收到省城报社寄来的作品获奖证书和几百块稿费单,这还真是“大姑娘上轿头一回”,钱虽不多但含金量高;另一件是接到了同学王凡的电话,说是大学毕业十年了同学们想聚一聚,地点就选在大老刘家附近的一家酒店,周日晚7点不见不散。所谓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大老刘的心跟灌了蜜一样,按奈不住心潮澎湃。

聚会当日,临出门前大老刘刻意打扮了一番,在门口看了一下时间,“7点整,嗯,刚刚好”他自言自语道:“去的太早,有失身份;太晚,又显得不够尊重同学”。

他家与酒店中间隔着一个公园。有两条路可以通往:一条是羊肠小道,穿过公园也就是10分钟的路程,鹅卵铺地,两边有花有草,寂静幽深;另一条是大路,需绕过公园,路面宽敞,两旁商铺林立,灯红酒绿,热闹非凡。他平时习惯了在公园散步,没多想就经小路来到酒店。

八楼大厅灯火通明、耀眼夺目,四周金碧辉煌、尽显雍容华贵,音乐旋律柔和悦耳、令人陶醉,同学们三五成群谈笑风生,气氛十分融洽。他四下望了望却没见到好友张毅,心里不免有点失落。

酒桌之上大家边吃边聊,当初上学时的情景犹似眼前,个个感叹“岁月易逝人易老”,转眼间皆已步入中年之境。

“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”,班长李德升举杯站起来环视一周道:“今天召集老同学们聚在一起,一来呢联络联络感情,另外嘛多个朋友多条路,大家互通一二,以后好有个照应”,随后顿了顿嗓音又继续说道:“鄙人不才,混了个一官半职,以后还要承蒙各位兄弟姐妹关照”,说完抱拳作揖。众人听罢,高声附和:“李局过谦了,您就是我们人生的奋斗目标,是我们的仰仗”,李德升闻罢哈哈大笑,然后让大家自我介绍一番。不说不要紧一说吓一跳,原来同为学生身份的诸位,现在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:公务员、商人、工人、教师、家庭主妇、甚至有下岗待业者不一而足,真是时过境迁,境遇迥异。再看众人坐的位置,可谓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”,生活过的好与差一眼可辨,好的高谈阔论,差的窃窃私语,像极了桌上热气腾腾的鸳鸯火锅,红白分明。

“哎,大老刘该你了”李德升用手指着他嬉笑着嚷道。“我嘛,惭愧惭愧,闲人一个,平时也就看看书、写写文章,偶尔发表些作品而已”大老刘闷声闷气答道,似乎底气不足。同学们听后,依旧习惯性地赞赏一番,王凡称道:“谁不知道大老刘在校就是有名的才子,博览群书,文采出众,毕业十几年来,初心不改,笔耕不辍,难得难得!”。听到夸奖,有些醉意的大老刘偷瞄了一眼大家伙的脸部表情,心里不免有些洋洋自得。就在此时,猛然间他觉得有一道异样的眼光看了他一下,转瞬又收了回去,令人难以发现,由于人多分不清是哪位。但他明明察觉这眼光透着一抹不屑,还夹杂着一丝鄙夷,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舒服甚至掠过微微的慌张。可他转念一想都是老同学不至于吧。

透过窗户临高望远,夜幕掩映下,马路上行驶的车辆被身后的灯光串成一串儿,形成一条条望不到边际的线,纵横交织,组成一张巨大的棋盘,无数的汽车行驶其中却不离其轨,中规中矩,分外壮观。

酒宴不温不火地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门口闪进一人,休闲打扮,大背头,臂夹手包,显得精明干练。大家定眼一瞧,“哟,这不是大老板张毅吗?”。来人正是张毅,因为别的事情耽搁所以来晚了。在校时他和大老刘关系最好,两人时常在一起谈今论古,吟诗赋句,共同的理想是以后能成个作家、报社编辑什么的,只是毕业后少了往来。后来张毅在家人的干预下弃文从商,经过多年的摸打滚爬渐渐地闯出了些名堂,人有钱也讲义气,深受大伙喜欢,同学聚会什么的一切开支均由他支付。

宴会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才结束,张毅结完账,目送大家陆续散去后,紧紧握住大老刘的手说:“刘哥,谁不知道咱俩关系最铁,走走走,整些烤串去,随便叙叙旧”。别看张毅如今发了迹,但对烧烤一直情有独钟,俗话说: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”,按他的话说:“就好这一口”。

两个马扎一张桌,滚烫的烧烤炉里红彤彤的火苗窜了出来,肆意地舔着上面的肉串儿滋滋作响,袅袅的白烟升起,打老远处都能闻到弥漫在空中的孜然、辣椒、羊油的混合香味,引的路旁的狗儿一阵好叫。

不知不觉中,十几瓶啤酒已经下了肚,两人都有了八九分醉意,各自诉说这些年来的生活往事,尤其是张毅将自己为何放弃文学梦想、如何在商海打拼等事情一股脑地倒了出来。大老刘听到高兴处为之抚手鼓掌,听到伤心处也不禁泪目。他拿起一个串儿轻轻地咬下一块放在嘴里来回咀嚼,对张毅说:“老弟,我庆幸自己坚持了当初梦想,不像你虽然挣钱不多,但是自由啊,每日遨游在文学的海洋里,无拘无束,闲时品茗,无事遛弯。虽然这几年你挣了点钱发达了,可你看看你现在多了一身铜臭气,早就没有了年少时文艺范儿,没有了当初的热血,扪心自问,你对现在的生活真的感到幸福吗?”。

张毅听到大老刘的话先是一愣,过了好大一会,他猛砸一口啤酒:“是的,没能在当初选择的道路上走下去有些遗憾,可人都说十事九不全,一路走过来,经历给我一种感觉,这种感觉就是有钱的生活简直太爽了……哈哈……,穷难受啊!贫贱夫妻百事哀,老……老哥,我是真穷怕了啊!喝--喝,一醉方休!”,已近午夜,二人晃晃地踢开酒瓶,歪歪斜斜兀自去了。

望着好友张毅远去的背影,大老刘昏昏沉沉。想到李德升的官运亨通、那道异样的眼光以及张毅含讥的醉话,又想想自己的一穷二白,原地踏步,大老刘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酒醒一半。“物是人非今非昔比,人各有志又何必强求”,于是耸了耸肩头,踏着落叶径自走去。

初秋的夜已深沉,风里透着一股凉气,一层薄雾氤氲而生,朦胧缥缈,让人看不清前行的道路。“该回家了”,大老刘叹了口气。此刻,在他面前依然是那两条路:一条羊肠小道,鹅卵铺地,两边有花有草,寂静幽深;另一条大路,路面宽敞,两旁商铺林立,灯红酒绿,热闹非凡。他略作迟疑,头也不会地迈步走进小路之中。

“人生的道路有千万条,关键是选择哪一条,培根曾说过:最近的捷径通常是最坏的路,曲折的道路何尝不能通向成功?既然选择了,就要坚持走下去,再多的困难与挫折又有何惧?”大老刘想到此刻,不由得心潮澎湃,思绪万千,经常拿笔的右手不免有些发痒,跃跃欲试,凭空书写,看来今晚又是一个挑灯之夜。


您感兴趣的新闻
上一条:师(液体车间 闫明)
下一条:绿健文学报2019年第三期

返回列表